The Weekend Logo
WOW & FLUTTER Presents
The Weekend 本地薑週末 2019

LMF - LAZY CLAN

LMF - LAZY CLAN

文:安媃

一!二!兩隻手指!
意義,就只有自由兩個字!
一無所有嘅鬥士!
揸緊中指,唔係你想像中咁易!

正如佢哋喺〈WTF〉前奏嘅自白咁講:「我枝咪嘅作用,就係要來講社會嘅問題,我就要嘮嘈、我就要控訴」,LMF嘅歌粗口橫飛之餘,一直以來都有好強嘅批判意識,〈大懶堂〉反省社會讚頌嘅勤奮向上模範、〈冚家拎〉痛斥偏頗、過火嘅新聞報導。而佢哋早年寫下嘅呢首〈揸緊中指〉,以往聽到熱血沸騰,但最近聽返,只係感到痛心。

自由唔食得,但點解人會願意為咗自由付出一切,唔理代價,做咁多看似毫無意義嘅抗爭?正正是因為見到未來已經「一無所有」。鬥士唔係奴隸,有對抗不公嘅意志,亦會為比食物、居所更重要嘅事情去戰鬥。

「一無所有」嘅迷惘與氣餒,尤其喺年輕人心中,唔容易為他人所理解。對好多大人來講,一無所有嘅意思係物質嘅匱乏。但90後、00後一出世就要同人爭奶粉、爭學位。接受嘅教育只有讀書呢個可能性,對好多人來講「受教育」同「攞學位」係同義詞。而一次次嘅升學試,並唔係靠知識,而只係睇考評局嗰啲連作者本人都唔識答嘅問題會唔會咁啱識應對。負碌完成大學,就發現搵到錢嘅工種少得可憐,揀,亦只有人揀你,唔係你揀人。如果自己嘅志業一個唔好彩唔係律師而係廚師、唔係機師而係司機,咁就只有勞碌營役一世同埋背棄理想兩個選擇。不論係安居、定係樂業,喺呢一代,都看似遙不可及。真正嘅一無所有,係連對人生嘅選擇都冇,只能被浩蕩潮流推住走。

所以自以為窮就叫一無所有嘅人總會問:「以前都係咁咖啦,點解而家啲後生咁唔捱得咖?」問題從來都唔係捱唔捱得,而係捱苦到底為啲乜嘢?。要從一面面高牆出人頭地,需要嘅,係1分天才9分努力,加90分嘅運氣。廢青也是這樣煉成的,我哋唔介意每年都去日韓意法英德旅行,因為就算留喺香港節衣縮食,為五斗米折腰折到拱橋,有些機會都不是屬於我們的。

但起碼,呢個仲係一個文明嘅社會。愛、尊嚴同自由係每個人都有嘅非賣品。因為自由,只要我能付出代價,我哋依然能夠選擇令自己最快樂嘅生活,即使當中仍然難免有好多苦楚。所以當政府想連我哋最後、最重要嘅希冀都破滅埋,我哋理所當然會不惜一切去捍衛最珍視嘅價值,用盡所有可行嘅辦法去守護家園:上書、登報、投票、參選、遊行、請願、集會、絕食、不合作、包圍、佔領,通通都去試。

到今個星期,有人用近乎捨命嘅方式衝擊立法會。

好多人苦口婆心提醒我哋,暴動要坐十年,但既然掌權者拎走一切對我來講最重要最基本嘅嘢,我仲有乜嘢可以輸比佢?咁點解唔搏命同你死過?道理似乎變得不難明白。

人永遠都可以企後一步,話我哋蠢、話咁樣係冇必要。但當有人想去除你嘅家園、你嘅自由、你嘅人性,想移除、引渡呢一條條連繫住人心、土地同身體嘅中指,高舉佢、揸緊佢,唔係你想像中咁易。

P.S. 致同路人:
雖然有好多事都已經超出控制、返唔到轉頭,但其實你望一望條中指,佢唔止連住你,亦都連住所有同路人,你係我哋嘅手足。我哋全部人都好愛、好重視你,好希望可以同你一齊走落去;抗爭路上,每個人可以做嘅事情都唔同,大家仲等待緊你嘅幫助去繼續前進!各位,今宵多珍重,自己去做做到自己就當然最好,做唔到都千祈唔好放棄自己。我哋需要你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LMF 約定你28-29.9元朗大棠本地薑大露營見

www.theweekend.hk
#wowandflutterhk
#theweekendhk

所有文章